河北迁西县青山关风景区经营乱象调查 国内-第一新闻 李超 2776667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河北迁西县青山关风景区经营乱象调查 国内-第一新闻 李超 2776667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第一新闻 > 国内

因经济债务纠纷 强占风景区?

河北迁西县青山关风景区经营乱象调查

2018-12-05 11:00 | 来源: 消费日报网  
  消费日报网讯 “国家4A级旅游景区被强占,合法经营者被驱赶……”近日,记者接到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部分村民的投诉,反映称: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青山关风景区两年前被“恶意侵占”,一个曾经车水马龙的4A级景区如今面临无人问津、即将倒闭的现状,更致使原景区服务人员被驱赶,村民经营的农家乐大量倒闭,村民生活失去保障。而针对这些情况,当地相关部门却一直未采取有效措施。对此,记者对此事展开调查。

      景区被“恶意强占”,4A景区近荒废

  青山关风景区位于迁西县北部,坐落在燕山支脉,大青山腹地,万里长城从此处蜿蜒而过,环境优美,是国家著名的4A级景区,景区著名景点有古城堡、青山关长城、水门、监狱楼等,均作为迁西县对外展示的一个重要窗口,更是唐山绿水青山的一张靓丽名片。
  9月26日,记者来到迁西县采访。迁西县青山口村委会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干部告诉记者,青山关风景区的原经营者是张海,迁西县委、县政府对景区的开发建设给予了大力支持。景区在开发后发展很好,吸引了众多中外游客游览参观,当地百姓在景区周边经营农家乐、售卖农副产品等,收入非常可观,当地百姓和景区工作人员都对青山关景区有着深厚感情。
  该村干部告诉记者, 2016年3月,一帮自称董氏集团的人突然闯入并强行 “占领”青山关景区。“这帮人先是在景区吃住,后来直接把原来的景区负责人赶走了,但他们不懂经营,景区后来就荒废了,现在荒草丛生,旅游的人很少,村民们也没有了收入来源。”
  9月27日,记者来到迁西县青山关风景区,看到风景区沿路可供游客吃饭住宿的农家乐已所剩无几,路上更难见到前来旅游的游客。记者在售票处购买了一张景区门票,该景区门票上并没有税务局的税务监制专用章。

  据景区附近的青山口村民介绍,现在的青山关风景区杂草丛生,已经基本处于荒废状态,景区环境脏乱差且无人管理,更有游客反映在此景区游玩时受到过辱骂和恐吓。这些都导致青山关风景区口碑越来越差,游客日渐稀少。

      村民利益受损,投资者无可奈何

  青山口村委会干部向记者介绍,青山关风景区此前已经有人开发,在开发过程中由于资金链断裂,张海把景区买了过来,又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进行开发,景区经营方面都由张海负责。
  记者找到当事人张海,张海说不愿接受记者采访,原因是董氏集团太强大,他有顾虑和担忧。
  经过记者的劝说,张海还是介绍了一些情况。张海说:“最早我是做开采矿的,挣了一些钱后就开始投资房地产和旅游景区,几年后企业有了不错的发展,但是资金上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因此,也欠了一部分外债,但是我及青山关景区没有欠董氏集团的钱。董氏集团在2016年突然到此“抢占”了景区,但我们并不欠他们任何钱。我们多次报警,但是警察认为只是经济纠纷。”张海称:“我本人及青山关景区没有欠董氏集团的钱,我们从来没有与董氏集团有任何资金往来。把董氏集团“抢占”景区行为,认为只是经济纠纷是没有依据的。”
  张海身边的人告诉记者,在景区被“强占”后,张海由于压力太大导致身体出现问题,并患上抑郁症,整日闷在房间,不见人、不问事,之后两年多的时间都在北京看病,直到最近才有所好转。

  据青山关口村民称,2017年6月,迁西县古冶区公安局来到景区将一个涉嫌闹事的人带走,该闹事者几个同伙逃跑。而带走的闹事者被移交给迁西县公安局,据说又被放出,而没多久这些人又开始在景区闹事了。这一年多时间,景区员工和村民每天都提心吊胆,村干部也不敢到景区帮助工作了。

      管理部门坦言:现实情况复杂棘手

  9月14日,针对青山关景区被“强占”的情况,记者致电景区所在地的迁西县上营乡镇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会给领导汇报,随后记者再次打电话联系,办公室人员让记者找县旅游局。记者联系了迁西县旅游局,县旅游局的杨副局长让记者去迁西县宣传部备案采访,记者备案后联系县旅游局,旅游局工作人员多次以领导生病、出差、不在岗等原因拒绝了记者采访。记者又联系了唐山市旅游局,市旅游局的张景田副局长告诉记者,这件事他们已经清楚,但认为该事件属于利益纠纷,因此不在市旅游局管辖范围内。

  10月16日,记者再次来到唐山迁西进行采访。在青山关景区,记者购买了两张无地方税务部门监制章的门票。在景区内,记者看到共有4个人值班,景区无游客,环境十分荒凉。

      10月17日,记者在迁西县旅游局见到了迁西县旅游发展局副局长揣建良(主持工作),并对揣副局长进行了采访。

      记者:10月16日我们到景区看了看,发现景区只有4个人在管理,而且很荒凉。我们买了景区门票,门票上面也没有税务局的章。作为景区的主管部门,您对景区的管理及现状了解吗?
  揣副局长:按照规定,从10月15日之后,景区进入管理期,也就是青山关景区应该是关闭状态。今年年初,我们去检查督导发现跟青山关原来的管理人员联系不上,我们直接去了景区,才知道青山关的事情。我们了解到,他们两家是因为债务纠纷,可能是因为以青山关作为质押、抵押,具体不太清楚。所以说,现在是董氏集团接盘他们这个景区,我们了解情况后也很无奈,因为整个接收团队到现在也没上局里来过一次,都是我们到景区进行督导检查。目前我听说两家已走上法律诉讼程序。现在从我们主管部门行业管理的角度,生产、服务质量方面进行督导,已经走上法律程序后行政干预也不太好,我们也很为难。本身这个景区是我们一手打造出来的,就像自己孩子。这个景区过去口碑不错,现在景区经营状况不太好,具体他们怎么接收、什么程序,我们也一直没见过他们,营业执照还是原来的,没有做过交接。我们现在为难的是:行业管理只能抓安全这些事,真正的地方宣传、经营状况很难干预和落地。
  记者:安全生产方面咱们去检查过,您认为他们达标不达标?
  揣副局长:每次都查出一些问题,查出的问题基本上都能整改,整改完后我们也马上去查,按要求来说怎么也一个月去一次。
  记者:现在青山关负责经营的团队与经营执照上的团队不一致,作为主管部门怎么处理?
  揣副局长:我们跟原来的管理团队也联系不上,前几天我给他们打了十来次电话,要么就是打不通,要么就是不接。
  记者:这是我16日在青山关景区买的门票,请揣局长看一下,旅游门票为什么没有税务部门的监制章?
  揣副局长:按照我们要求,景区门票必须是税务部门监管的。这个景区按照局里的管理采取一个班子成员管理一两个景点,青山关景区是直接归我管的。景区门票由税务部门统一印制的,景区每个月去税务部门领取。您说的情况,我们会跟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沟通,因为旅游局本身就涉及到行业管理,职能只能是旅游服务与质量这些,其他的管理也很难。
  10月17日,记者通过迁西县宣传部新闻科,计划采访迁西县和管旅游的周定奎副县长,记者在县政府等待几个小时后未果。经过多次联系,至记者发稿也没有采访到周副县长。
  11月23日,记者致电迁西县上营乡派出所了解情况,派出所唐警官表示,如果记者采访需要出示采访函,具体事情要联系派出所刘所长。随后记者多次电话联系刘所长,却始终没有联系上。11月23日,记者联系到董氏集团沈经理,并了解了青山关景区经营情况。沈经理请示过集团负责人后表示:董氏集团老板不方便接受采访。沈经理说:“关于青山关景区的情况,董氏集团老板和原景区老板有协议,允许董氏集团经营旅游景区。关于景区门票问题,当地税务部门已知道此事,需要换新的门票,原公司不提供证件和公章,没有办法换成新门票,目前景区在经营管理上没有任何问题,景区也在纳税,没有偷税漏税。”
  相关法律及条例规定,风景区应设立管理处,并将管理权与经营权分离。未经风景区管理机构批准的情况下,经营者不得私自转让景区经营权,只得转让人工修建的设施及附属建筑。如果要变更经营者,应向当地政府或管理部门报告,在通过评估,确认不影响景区资源的情况下,由政府部门主导协调双方完成交接。现在张海与董氏集团没有任何转让手续而被“抢占”,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法治社会的今天,竟然还有人用 “抢占”的方式占领不属于自己的财产。一座给村民带来收益的青山关景区如今杂草丛生、无人问津;一个很有名气,游客云集的国家4A级景区变得如此荒废,到底谁之过?本报将持续给予关注并跟踪报道。
编辑: 李超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