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为创建革命民主政权 血洒黄龙府——刘德彪 长春-吉林新闻地图 陈尤欣 2669066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为创建革命民主政权 血洒黄龙府——刘德彪 长春-吉林新闻地图 陈尤欣 2669066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第一新闻 > 吉林新闻地图 > 长春

【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为创建革命民主政权 血洒黄龙府——刘德彪

2018-04-30 16:06 | 来源: 吉网

  李成林 王振国 李淑云

刘德彪.png

  在农安县烈士陵园里,用水泥砌成的第一排棺墓中,右起第一座,安葬着1945年12月26日与叛军战斗中壮烈牺牲的农安县第一任县长、共产党员刘德彪的忠骨。每逢清明节都有成群结队的机关干部、少先队员、共青团员、青年等手捧花束,从四面八方络绎不绝地来到这里瞻仰凭吊,哀思缅怀这位革命先烈。

  投身革命

  刘德彪1915年出生在江西省吉水县阜田区,自幼家境贫寒,少年时期为谋求生计,曾学过铁匠。

  江西是中国革命发源地之一,马列主义的传播比较早,加之充满不平的社会现实,使刘德彪早早地萌发了革命的思想,于1928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江西土地革命运动时,刘德彪任区苏维埃土地委员会土地部长,积极领导广大农民打土豪分田地。宁都暴动以后,于1929年1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在赣西独立团当战士,因作战勇敢而任班长、排长、营长。在1935年任中央军委骑兵一团政治部主任期间,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长征途中,他率领所属部队担任前卫任务。1935年5月下旬,在强渡大渡河战斗中,身先士卒,机智勇敢,身负重伤,置生死于度外,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后,刘德彪在八路军一一五师任营长,参加了1937年9月15日著名的平型关战斗及以后几次大的战役,战斗中他勇猛作战,冲锋在前,曾多次受到嘉奖。

  转战平北

  平北抗日根据地,地处“华北”、“满洲”、“蒙疆”3个伪政权的结合部,是联结我平西和冀东两个根据地的通道,是我们挺进东北的阵地,因此,是敌我必争之地。

  根据冀热察区党委和挺进军军政委员会提出:“巩固平西,坚持冀东,开辟平北”的三位一体任务,八路军挺进平北。

  为适应对敌斗争需要,于1941年春,平北军分区决定组建骑兵第一连。经过几次战斗,部队增加了力量,军分区又决定从骑兵连抽出部分骨干组建骑兵二连。为了便于统一指挥,编成了骑兵大队(隶属于晋察冀军区步兵第四十团)。为加强这支骑兵领导,从晋察冀边区把多次经受战斗考验的刘德彪调来担任政治委员,任命李忠志为大队长,吴广义为副队长。

  刘德彪调到骑兵大队以后,与大队长李忠志、副大队长吴广义密切合作,团结战斗,使部队很快得到发展壮大。骑兵大队通过整训,补充人员,战斗更加灵活,政治素质和军事素质进一步提高,装备也有很大改善。到1942年夏,骑兵大队已发展到近300人,步、手枪人手一支,机关枪4挺,还配有部分马刀。骑兵大队以龙(关)、赤(城)地区的马营、松树堡和独石口一带为根据地,向幅坝上草原的沽源、张北、宝昌、崇礼等县敌人据点出击,狠狠地打击了敌人,拔除据点,摧毁伪政权,开辟新区,扩大根据地,为保卫人民政权做出了贡献。

  根据抗日战争的需要,1943年春,骑兵大队编为龙崇赤支队,脱离四十团建制,隶属平北军分区,为加强党政军统一领导,经上级决定:刘德彪于同年4月任中共龙(关)崇(礼)赤(城)联合县委书记兼骑兵大队政治委员。当时的地方政府是“马上政府”,县委的中心任务之一是开展武装斗争,地方和军队是“同吃一锅饭,共点一灯油”,刘德彪和县的其他主要领导经常和骑兵大队一起做地方工作,宣传群众,组织群众,遇到战事就一起参加战斗。刘德彪任县委书记和骑兵大队政委期间,指挥、率领骑兵大队与敌人进行战斗几十次,毙敌俘敌100余人,缴获军马1000余匹,武器上千件,和许多粮食、子弹及其它物资。

  1943年春,敌人分六路向我龙崇赤根据地进行了铁壁合围,拉网式的大“扫荡”,使我平北根据地面临空前严重局面。敌人从丰宁、赤城、龙关、张家口、崇礼、张北等据点出发,在张北、康保、二台子一带集中100多辆汽车、近万人兵力,以张网式进行包围,妄图把我骑兵大队一举歼灭。为了粉碎敌人阴谋,牵制敌人,刘德彪带领骑兵大队和党政机关,由根据地中部北撤到坝头河庙山上,然后分散转移。以骑兵一连向东大南沟一带活动;骑兵二连向麻泥坝一带活动,而后又向西折回根据地。在敌人兵力多我10余倍,武器装备大大优于我的情况下,刘德彪当机立断机智勇敢地率领部队突出重围回到根据地。在这次反“扫荡”中,我虽遭到一定损失,但粉碎了敌人妄图消灭我根据地武装的阴谋,保住了根据地和主要力量。

  在这次反拉网“扫荡”之后,我骑兵大队在界墙一带驻扎。1943年5月4日下午,南窑子村情报员送来情报说:“西辛营子和孤谷窑的敌人第二天(5日)要向清水河一带扫荡”。南梁是必经之路,这里两边是山,中间是一条大沟直通崇礼县的清水河,是伏击敌人的理想地形。刘德彪与大队长李忠志等研究决定在该地伏击敌人,并立即集中两个骑兵连,趁夜间进入阵地,埋伏在沽源、崇礼交界处的大梁底两梁的山腰里,指挥所设在南山的土墩下。第二天中午,日军小岛指挥官和西辛营子伪警察署署长任成带部队从破堡子出发,进入我伏击圈后,刘德彪一声令下,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束手无策。日军小岛指挥官被背后的伪军士兵击毙。战斗只进行了30分钟,共毙伤敌30多人,俘敌30多人(内有警察署署长,后经我教育,给其任务,放了回去),缴获机枪2挺,步枪60多支,手枪2支,战马60多匹和大量子弹。

  同年春,沽源之敌派兵到谷嘴窑子建立了据点。不仅在这里骚扰群众,而且威胁根据地的安全,经刘德彪等县领导研究决定拔掉这个据点。在县委统一领导下,骑兵大队与县大队配合攻打了 4次。第一次因骑兵大队较弱,武器也差,子弹不足,没打下来。第二次骑兵大队与县大队一起打,也没能打下来。第三次是封锁敌人水源,围困了三天三夜,敌人逼着群众到村外水井挑水,又没有打下来。部队撤出来休整。第四次在总结前三次失利教训之后,刘德彪提出:“必须改变打法,谷嘴子的后山最高,山头敌人有个炮楼,要攻下这个据点,首先要攻下这个炮楼。”按着这个意见,在一个夜间,偷袭了谷嘴窑子后山头炮楼之敌,第二天这个据点的敌人全部狼狈逃窜。拔掉了这个据点,为后来我们攻打西辛营子据点,创造了有利条件。    

  刘德彪不仅重视发展人民武装,加强军队建设,还非常重视军队同地方党政部门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因此,龙崇赤联合县出现了党政军民同心协力,密切配合建设抗日根据地的大好局面。  

  当时赤城、崇礼根据地人民群众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为了支援抗日斗争,消灭日寇,群众为部队送粮草、做衣服、送军鞋,保证了部队的后勤供应。在情况紧,斗争比较残酷时,部队走到哪里,党政干部就跟到哪里,一起了解情况,配合作战,并让县里干部和部队住在一起,一旦有情况,部队就掩护干部转移。为了巩固根据地,扩大游击区,开辟新区,部队还不断深入坝上敌占区活动,只要敌人一出来部队就迎头痛击,把敌人消灭在根据地以外。

  刘德彪在平北战斗、工作近4个年头,于1944年夏天参加晋察冀高干会议将要结束时,本人提出申请,经组织批准去延安党校学习。

  血染农安

  1945年“八·一五”日寇投降,东北光复。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但是,国民党反动派勾结美帝国主义,妄图从中国人民手中夺取抗战胜利果实,积极挑起反革命内战。为落实毛主席“建设巩固东北根据地”的指示,党中央决定从延安等各解放区紧急抽调2万多名党政军干部和10万大军,昼夜兼程挺进东北,以消灭日寇和伪满的残余势力,建立地方各级人民政权。刘德彪遵照党中央这一指示,由延安来到东北。

  1945年11月15日,中共吉林省工委决定:成立中共农安县委、农安县人民政府,任命刘德彪为农安县县长(党内为县委书记)去农安接收伪政权。

  农安昔称黄龙府,地处关东中部,松辽腹地,幅员辽阔,物产丰富,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国民党对农安这个战略要地也极为重视,先后建立了党务专员办事处和县党部,他们网罗一些反动分子拼凑地方反动武装,组成地方治安维持会和公安局。土匪遍地,到处抢劫,县城和乡镇的武装全部掌握在伪警察手中,社会治安相当混乱,农安城乡陷入了白色恐怖之中。

  刘德彪面对这种严峻的形势,勇敢地接受任务,同臧居仁、颜柏青、刘细友3名同志昼夜兼程奔赴农安。途经万宝山站(今开安镇),招收了10多名新兵,组成了警卫班。到达农安后,首先和驻在火车站的苏联红军取得联系,由苏军用汽车将他们送到城内,开始工作。面对这种复杂的局势刘德彪毫无畏惧,果断地采取了一系列行动:首先宣布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农安县民主政府成立了;接着接管了伪县府、伪警务科;解散了地方治安维持会及其所属的公安局;根据广大群众要求,将民愤极大的日伪汉奸叶柏青等逮捕入狱。相继在县政府门前召开了群众大会,刘德彪在会上讲了中国共产党的主张,民主政府的方针政策等,从而振奋了人心,安定了社会秩序。接着,又召开了士绅、社会名流和各界人士参加的座谈会,要求他们响应政府号召,积极参加民主政权建设,刘德彪讲得有条有理,使在场的人深为敬佩。

  在接收农安伪政权的第二天,东北中苏友好协会(当时设在长春市)组织部关部长派蒋玉德(农安人)同志来农安,筹备成立东北中苏友好协会农安支部。刘德彪见信后当即表示同意。经几天酝酿成熟后,在县政府办公楼召开东北中苏友好协会农安支部成立大会,刘德彪在会上讲了话。会议选举出刘德彪、蒋玉德、李景辉(教育界代表)、吴昶(青年代表)、郑晓山(学生代表)等5人为委员,刘德彪和蒋玉德分别担任主任和副主任委员。该支部成立后,立即刻了公章,发放了会员证,并在办公室门前挂上了牌子。当时中苏友好协会的主要任务之一是除奸,他们把日伪大汉奸名单报给苏联红军,由苏军把这些人抓起来带走了。

  接收政权以后,为了尽快发展人民武装,刘德彪派臧居仁、颜柏青等人招收新兵300余人,编为农安县保安队(也称县大队),刘德彪兼政委、颜柏青任大队长。与此同时,又招收了一部分人,充实公安队伍。由于保安队伍的扩大和政务事情日渐繁多,刘德彪深感缺乏领导力量,于是,便向省工委省军区请求增派领导干部。12月5日省工委省军区派李明秋、刘忠和陈全生3名领导干部到农安工作。他们分为两路:李明秋和刘忠由中路到达农安;陈全生带领警卫员申廷祥走东路,当行到前岗乡于家大院时,被土匪“大爷”绺子包围,刘德彪闻讯后,立即请驻农安苏军支援,并派臧居仁率领县保安队一个连配合苏联红军前去救援,打败了土匪,救出了陈全生和申廷祥。这3名干部到达农安以后,李明秋任县委副书记兼保安队副政委,刘忠任保安队副队长,陈全生任保安队供给处主任。

  当时农安的敌我斗争形势极为激烈,一些地方武装占踞乡镇,以维持社会治安为名,实际他们视国民党为“正统”,他们的目的是投靠国民党,等待国民党来接收后以求加官晋职,坚决与人民为敌。刘德彪和李明秋面对当前局面,经过分析认为:伏龙泉镇距农安县城100华里,与前郭、长岭县接壤,是农安西北重镇;农安东北靠山屯镇,距县城120华里,南靠德惠县,东北临松花江,江北前郭与扶余已成为我解放区,如把这两个镇接收过来,可免去后顾之忧。为此,决定首先接收伏龙泉镇。12月7日派颜柏青带领保安队40余人去接收伏龙泉镇,但遭到地方维持会的拒绝,会长刘子廉、副会长张洪臣使阴谋手段放颜柏青独自一人进城后,当即被扣留,带去的部队也被缴了械。刘德彪得知后,迅即派人前去交涉,向他们讲明民主政府的政策,阐明了利害,迫使刘、张放回了颜柏青,并如数归还了武器弹药。靠山屯镇当时被投靠国民党的德惠警察大队500余人所盘踞,为解放这个镇,省军区根据刘德彪的报告,派军区独立队(即黄荣海团),从农安出发开往靠山屯镇。12月9日,刘德彪派臧居仁和刘忠率领县保安队两个连,配合省军区独立支队,一举全歼了整个警察大队,解放了农安东北边陲重镇靠山屯。

  根据省军区命令,于12月上旬县保安队改为东北人民自治军吉林省军区农安独立第八团,下设三个营十个连,刘德彪兼政委,县公安局长任团长。根据上级指示,刘德彪决定继续扩大部队,派颜柏青、马振元在县城西街姜家大车店招兵85人;派刘作新、梁树先、景家深、迟广玉等到外乡和县城招兵。先后共招兵640余人,进一步扩大了武装力量。由于队伍壮大,武器不足,经请示省军区同意,于12月13日刘德彪派臧居仁、刘细友率领三个连,到怀德县老山头,领回了武器弹药,充实了部队的武装。为提高部队的军事和政治素质,刘德彪派刘细友带领部队到城西三宝乡进行军事训练。他亲自给警卫战士上课:先后讲了《人民公敌蒋介石》、“什么是新民主主义”,他经常对身边的同志讲:“八路军没有自己的枪杆子,就打不出人民的江山。我们要想为人民掌权,就必须掌握武装。”他还亲自教战士唱“天上有个北斗星,地上有个毛泽东……”等革命歌曲,使干部战士更加热爱共产党,更加热爱毛主席。

  农安独立第八团在组建过程中,由于急于扩军,没有从政治上很好审查,使敌人有了可乘之机,混进了部分坏人,并窃取了排、连、营长职务,他们中有日伪时期的官吏,也有特务、兵痞,还有土匪。刘德彪接收政权开展建军工作以后,国民党来农安的一些接收大员,不敢公开与人民为敌,躲藏在阴暗角落里,采取打进去,拉出来的阴谋手段搞反革命活动。这些人以三营营长邸文超、一营营长马长生和公安局军事股长张砚耕为核心,设立据点,多次密谋活动,伺机发动反革命叛变。

  正当武装力量逐步扩大的时候,长春市被国民党新编第二十七军占领,斗争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    

  1945年12月26日下午,刘德彪接到驻农安苏军的可靠情报,翌日拂晓国民党新一军500余人要来接收农安。他马上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决定:一方面做好战斗准备,为避敌锋芒,一方面准备向靠山屯方面转移。会议结束后,立即动员了三、四十辆大车,装好武器弹药、粮食、服装等重要物资。转移工作安排就绪后,刘德彪又召开排以上干部会议,进一步做思想动员和战斗部署。会议刚一结束,马长生和张砚耕等就偷偷溜进监狱,与叶柏青进行密谋后,召开叛变骨干分子会议,决定叛变,并规定了以“得胜”为行动口令,当晚9时许,驻县城西烧锅五连叛变分子首先动手杀害了该连指导员、共产党员申廷祥,然后连鸣两枪,发出叛变信号,叛军听到枪声立即行动起来,分别从南面和东面向县政府大楼围拢、攻击,刹时枪声四起。正在县政府大楼做转移工作的刘德彪和李明秋等听到枪声,预感到部队内部发生叛变,立即下令组织火力还击。在这紧要时刻,李明秋主动提出:“为了保存实力,减少牺牲,德彪你带同志们撤离,这里由我来对付。”刘德彪当即说:“明秋,你的公开身分是县政府秘书,我是一县之长,未经上级组织同意,怎么能擅自撤离呢?”刘德彪一面指挥战斗,一面英勇地向叛军射击。战斗坚持了三、四个小时,虽给叛军很大杀伤,但终因敌众我寡,情况越来越严重。刘德彪见此情景,当机立断,命令马上突围。刘德彪、李明秋和刘细友指挥警卫班从二楼退到一楼,当冲到大楼外面时,叛军的一颗罪恶子弹射中了刘德彪胸部,他随即倒下,再也没起来。遇难时年仅30岁。县委副书记李明秋在突围时也壮烈牺牲,副团长刘细友负伤后脱险。

  农安解放后,为了纪念刘德彪烈士,1949年2月,农安县人民政府决定将县城原西北街命名为“德彪街”;后又将农安镇的一所小学命名为“德彪小学”。

  应告慰烈士英灵的是:农安人民踏着烈士们的足迹,同敌人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农安经历了三次解放,最终回到了人民怀抱。在第二次解放农安县城时,活捉了叛军司令邸文超。在第三次解放农安县城时,击毙了国民党农安县县长胡琅阁。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叛变主谋分子邸文超,于1949年6月20日,被农安县公安局逮捕,1950年11月20日,经长春市人民法院叛决判处死刑。叛变首要分子张砚耕,于1951年10月26日,经农安县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叛变首要分子马长生,投靠国民党军队后,于1948年4月,在辽宁省沈阳市郊区盘石台驻防时,因病而亡。其他参与叛变的骨干分子,有关部门根据党的方针政策,也都做了应得的惩处。如果烈士在天有灵,定会含笑九泉。

编辑: 陈尤欣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