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革命征途遭不幸 血染农安大地红——李明秋 长春-吉林新闻地图 陈尤欣 2669067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革命征途遭不幸 血染农安大地红——李明秋 长春-吉林新闻地图 陈尤欣 2669067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第一新闻 > 吉林新闻地图 > 长春

【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革命征途遭不幸 血染农安大地红——李明秋

2018-05-02 16:10 | 来源: 吉网

  王振国  张怀成  李成林

  1901年5月在湖南省浏阳县上东区石坳乡毛田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里诞生了一个瘦弱的男婴,他便是后来参加革命化名王参,为农安的解放与叛军英勇作战,壮烈牺牲的李明秋。因家境贫寒,李明秋只读过初小便辍学在家。

  李明秋的父亲生来胆小怕事,大革命时期的农民运动虽然在家乡搞得轰轰烈烈,他却不准自己的独生子李明秋参加农会,更不准去搞什么斗争活动,他耽心土豪劣绅报复,招来掉脑袋的灾难。李明秋从小孝顺父母,他见亲朋故友纷纷投身革命,农民运动搞得热火朝天,便对农民运动产生了向往,暗地里参加了农会,成了一名“秘密”农协会员。

  1929年,石坳乡建立了苏维埃民主政府,农民革命运动再次在家乡掀起高潮,在革命的大好形势推动下,父亲在李明秋劝说下,思想不但有了转变,后来竟成了一名农民运动的积极分子,李明秋也成了乡苏维埃政府的土地分配员。世世代代的贫苦农民听说共产党要实行土地分配,高兴得几夜合不上眼,村子里比过节还热闹。当时,晚稻早已插下秧,贫雇农无有寸土,有些佃中农因佃有好田,舍不得把多余好田拿出来分。土地分配出现了卡壳现象,李明秋急得团团转,左思右想,决心先做好家里人的工作,把家里仅有的一亩五分好田都拿出来,然后再去动员那些佃中农。他一家一户地劝说:“我们都是受压迫受剥削的贫苦兄弟,有了共产党才有今天分田的好日子,这可是多少好弟兄流血牺牲换来的。他们连脑袋都丢了,难道我们让出一点好田来分给穷苦乡亲都不愿意吗?”李明秋的言行感动了大家,石坳乡的土地分配工作顺利地开展起来,受到了上级的表扬。第二年,他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1932年,李明秋任上东区苏维埃政府主席。不久,又调任浏阳县苏维埃政府裁判部长。在白色恐怖严重,“左”的过火行为时有发生的形势下,他能严格执行党的政策,不随便批准杀人,在当时要做到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

  1934年,李明秋被任命为湘鄂赣省苏维埃政府财政部长。这时,红军主力已开始长征,国民党反动军队更加疯狂地“围剿”各个苏区。湘鄂赣苏区日益缩小,省委和省苏维埃政府机关从万载小源转移到铜鼓,后来又突围转至平江黄金洞。省委机关和红十六师遭到重大损失,财政来源匮乏。后来红十六师又得到恢复,打了一个难得的歼灭战,俘虏了数百敌人,缴获了大量银元。

  战斗结束后,红军在王家大屋开会,欢迎愿意留下的官兵,同时解散要求回家的人,每人发两块银元的路费。正当李明秋带领财政部的会计和文书在台上发放路费时,突然遭到敌机空袭。他要大家立即分散隐蔽,而自己却独自守在装银元的箱子旁边,一颗炸弹在李明秋附近爆炸,他被炸得遍体鳞伤,倒在血泊之中。同志们将他送进红军第四医院抢救,从他身上取出了13块弹片。当他苏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银元失散了没有?”守候在旁的同志都被他这种精神所感动,安慰他说:“放心,银元都保存好了,没丢失一块。”他欣慰地点了点头又昏了过去。刚刚半个月,他的伤还没有痊愈,就拄着拐杖回到了工作岗位。

  同年腊月,带着伤痛的李明秋率领3名干部深入白区,千方百计地筹集了500多块银元,经历几个日夜辗转跋涉,他们来到浏阳北乡蕉溪岭上,在一个草棚里休息,因疲劳过度都睡着了。敌人搜山队的脚步声使他们惊醒过来,硬拼已来不及,势必造成更大的牺牲,为了保护同志,保护银元,李明秋当机立断,命令那3名干部迅速转移,并嘱咐将银元送到秘密交通站,由他来对付敌人。同志们舍不得丢下他一人,李明秋斩钉截铁地说:“快走!我对这里的地形熟悉,能够对付得了。”说完,他独自一人往悬崖跑去,然后朝天放了一枪。数十名如狼似虎的敌人听到枪声,猛扑过来,大叫“抓活的”,李明秋望了一眼远去的同志,从容地纵身跳下了悬崖。当敌人赶到崖边朝下俯视时,一个个吓得目瞪口呆……苍天有眼,抱着牺牲决心的李明秋却没有死,被悬崖上的树藤绊住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阵阵山风吹醒了他,他感到口渴得厉害,忍着浑身的剧痛,艰难地爬到一条小溪边,喝了几口清凉的溪水,看看天上的星辰,夜已是很深了。他琢磨着再也不能停留了,于是辨别了一下方向,就开始在地上爬行,不知爬了多长时间,才爬到一片竹林里,用双手吃力地扒出一只冬笋,填进了饥饿的肚子,身上增添了几分热量。他惦记着同志们和那些银元的安全,于是咬紧牙关,拄着一根竹棍,艰难地走出了竹林。

  天已蒙蒙亮,经一位老农的指点,李明秋朝湘赣省委驻地平江黄金洞方向走去。由于尽走山路,人烟稀少,没有东西吃,伤口又已化脓,疼得钻心,经过十几天辗转奔波,他累得多次昏倒在山路上。可是,由于国民党军队正在四处搜山,无法靠近黄金洞,他只好折回石坳,来到姑母家里。    

  石坳一带,早已是一片白色恐怖,团防局、守望队配合国民党正规军,不断烧杀抢掠,闹得鸡犬不宁。当李明秋出现在亲人面前时,那模样吓得大家大吃一惊。

  姑母见到侄儿这般处境,难过地流下了眼泪,心疼地劝他说:“当年你救过胡七的命,他已当上了太平乡的乡长,他曾多次说过,只要你回来自新,保你没事……。”“不,那时胡七是保长,暗地里也做过一些好事,当时不杀他,是按党的政策办事。如果他现在还继续坑害民众,照样杀他。我是共产党员,从参加革命那天起,就抱定了奋斗到底视死如归的决心,叫我求他办不到。”不等姑母说完,他便激动地说道。

  李明秋在姑母家中,四处设法寻找党组织。有一天,终于跟区苏维埃政府的秘密交通员接上了头,回到了省委所在地黄金洞,才知道财政部的那3名干部早已将那批银元如数地交给了省委。对党忠心耿耿的李明秋,受到了省委同志们的高度赞扬。

  抗日战争爆发之前,湘鄂赣苏区正处在最艰难的时期,而省委又与党中央失去了联系,曾先后几次派人去延安,前两次派去的干部不是中途被国民党军杀害,就是受阻折回。1937年7月,身为省苏维埃政府财政部长的李明秋和邓洪一道,作为省委第三批派出的人员,历经干辛万苦终于到达了延安,并与省委以后派出的罗其南等人见了面,向党中央汇报请示了工作。8月,他们带着党中央对长江以南抗日工作的指示,告别了延安,回到了平江嘉义。

  抗日战争已全面爆发。为了加强湘南地区的抗日救亡工作,李明秋被任命为中共湘南特委委员兼职工部部长,来到已迁至湘南的湖南第一纺织厂秘密开展活动。

  在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紧急关头,不法资本家依旧残酷地剥削压榨工人。湖南第一纺织厂厂长范新度便是如此,他苛求工人的作息时间是“六进六出”,即早上6时上班,下午6时下班。每天工作12小时,女工们整天超负荷地劳动,苦不堪言。李明秋与工人们谈心,组织她们学习,发展和培养积极分子。其中有个年仅17岁的女工张俭勋,她本是长沙桔子洲头名门李家大屋的小姐,因不满家庭的封建礼教,愤而出走,到纺织厂当了工人,李明秋见她有文化,又有反抗精神,有意地培养她,让她参加工人的进步活动。在李明秋的发动组织下,工人成立了工会,提出:“减少工时,增加工资”的口号,发动全厂3000名工人开展斗争。张俭勋和女工姐妹们浩浩荡荡地来到湖南省政府门前静坐示威,她们饥寒露宿,不怕威胁恫吓,一直坚持到罢工取得胜利,厂长范新度下台。

  这次罢工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厂职工,原来一些胆小怕事,有些疑虑的工人,也提高了觉悟,纷纷加入了工会组织。李明秋在此基础上又发展共产党的组织,很快在全厂建立了4个党支部。女工骨干张俭勋也成了共产党员。有了党的领导,全厂抗日救亡的群众运动更加蓬勃地发展起来。为救济难民,工人们开展了“绝食一餐”的活动。当时长沙《大公报》刊载了这一消息:“湖南第一纺织厂,工厂3000余人对于救国事业极为热心。兹悉该厂全体工友决定每月绝食一餐,厂外寄食者,每名捐洋5分,合计200元,函请厂方庶务室代扣,一俟扣出,即全数送交湖南难民救济处应用,以示该厂工人对来湖之难民同胞深表同情云。”

  李明秋在湖南第一纺织厂的工人运动中取得经验后,相继组织了船员工会、商行民船工会、店员工会等工人组织,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工人抗敌后援会,进一步推动了抗日救亡活动的开展。1938年秋,李明秋将湖南工人运动的情况写了长达数千言的报告,详细谈到了郴县、宜章、桂阳、永兴、常宁、资兴等地的工人运动情况,并对以后的工会工作提出了意见。湖南特委对李明秋的工作很是赞赏,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不久,李明秋调任中共资(兴)汝(城)桂(东)中心县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此时,形势日趋严峻,当亡国奴的危险威胁着每个中国人。李明秋接到调令后,立刻与新婚不久的妻子张俭勋动身前往,湖南特委书记劝他夫妻休息几天再走,李明秋说:“眼见大好河山沦为敌手,广大同胞在日寇的铁蹄下倍受摧残,我忧心如焚,怎能等待?!”他夫妻俩挤不上火车,便长途跋涉,日夜兼程。在兵荒马乱中,夫妻俩整整走了一个星期才到达汝城。    

  李明秋与中心县委书记赖绍尧、组织部长刘子禄见面后,共同研究了开展抗日救亡工作的事项。由于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日益加剧,中心县委的工作只能秘密进行。李明秋和妻子化装成卖豆腐的小贩,白天挑着担子走门串户,暗中散发抗日传单,宣传我党抗日救国的主张;晚上秘密召开党员会与骨干分子会,听取汇报,布置工作。有时还要去农村,一日行程数十里,脚上打了泡,肩上磨破了皮,毫无怨言一心扑在抗日救亡的工作上。

  1939年底,李明秋离别妻子赴延安党校学习。在这期间他受到组织上的审查。原来,在苏区一次反“围剿”斗争中,因被敌人围困在山里,他在跳崖突围时,不慎丢失了一支手枪。因此,组织上要他接受审查。

  一年后,张俭勋来到延安,见到丈夫在接受审查,便发起牢骚。李明秋连忙制止说:“在白区工作复杂,确实又出了败类,组织上审查我是完全必要的。我们要相信组织一定会实事求是地把问题搞清楚。”张俭勋再也不说什么了。

  受审查一直到1945年,在这期间,李明秋在中央党校四部学习。他很高兴有这样好的学习机会,便如饥似渴地学习马列主义理论书籍。由于国民党顽固派的军事围困和经济封锁,延安的生活十分困难,物质缺乏,党中央提出了大生产运动。李明秋在学习的同时,也积极地参加了纺纱劳动。他和妻子在大生产运动中辛勤劳动,都当上了模范。

  经过长期的审查,党组织认定李明秋是党的好干部,坚定的中国共产党党员。他得知这一喜迅时,激动得热泪盈眶,连声对妻子说:“怎么样?我说的不错吧!”张俭勋也感动得流下了泪,连连点头。更使李明秋高兴的是1945年4月23日,他和帅孟奇、欧阳方等作为湖南的党代表,出席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

  1945年“八·一五”日寇投降,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但是,国民党反动派勾结美帝国主义,企图从人民手中夺取抗战胜利果实,积极挑起反革命内战,为落实毛主席“建设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指示,党中央决定从关内各个解放区紧急抽调大批党员干部和军队挺进东北,建立各级人民政权。李明秋听到这个消息后,主动地向组织上要求去东北工作。本来组织上根据他的实际情况,事先并没有安排他去,但见李明秋态度非常坚决,便批准了。

  1945年11月末,李明秋告别了妻子儿女,和同志们一道离开了革命圣地延安,千里迢迢奔赴东北解放战场前线。同年12月5日,中共吉林省工委根据李明秋的革命工作经历,又做过中心县委副书记等具体情况,决定派他到刚接收伪政权不久,敌我斗争形势极为复杂、严峻而工作任务又相当繁重、艰巨的农安县,担任县委副书记,公开身份是县政府秘书兼县保安队副政委。

  李明秋不辞艰辛,到达农安后,立即与县长刘德彪(党内县委书记)接头,共同商讨农安县当时应该解决的一些重大问题。紧接着就投入到紧张而繁忙的斗争当中去。

  12月上旬,根据省军区命令,将县保安队改为东北人民自治军吉林省军区农安独立第八团,下设三个营十个连。县公安局长臧居仁任团长,刘德彪兼政委,李明秋兼副政委。根据敌我斗争形势的需要,经刘德彪、李明秋等研究决定继续扩大军队。当即派颜柏青、马振元在县城西街姜家大车店招兵;派刘作新、梁树先、景家深、迟广玉等到外乡和县城招兵,先后共招兵640余名,进一步扩大了武装力量。军队有了,武器不够用。经请示省军区批准,于12月13日,派臧居仁、刘细友率3个连到怀德县老山头,领回了一些武器弹药:重机枪11挺,轻机枪14挺,掷弹筒30具,步、马枪400支,手榴弹两箱和子弹16箱,充实了部队的武器弹药。    

  为加强这支人民武装的建设,刘德彪和李明秋商量抓紧部队的政治和军事训练。派副团长刘细友带领部队到城西三宝乡进行军事训练。李明秋亲自给干部战士上政治课,讲人民军队与一切反动军队的本质区别,讲我党我军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启发他们提高阶级觉悟。

  刘德彪和李明秋对当时农安的敌我斗争形势极为关注,经过分析认为:伏龙泉镇距农安县城100华里,与前郭、长岭县接壤,是农安西北重镇;农安东北靠山屯镇距县城120华里,南靠德惠县,东北临松花江,江北是老解放区扶余县,是个能进能退难攻易守的战略要地。因此,决定首先接收这两个镇。12月7日派颜柏青带领县保安队40余人去接收伏龙泉镇,但遭到该镇地方维持会会长刘子廉、副会长张洪臣的拒绝,当即扣留了颜柏青,带去的部队也被缴了械。刘德彪和李明秋得知后,迅即派人前去交涉,向他们讲明民主政府的政策,迫使刘、张放回了颜柏青及其所带去的部队。当时的靠山屯镇被投靠国民党的德惠县警察大队500余人所盘踞。为解放这个镇,省军区根据农安县委的报告,派省军区独立支队(即黄荣海团),从农安出发开往靠山屯镇。12月9日,农安县委派臧居仁和刘忠率领县保安队两个连,配合省军区独立支队,一举歼灭了整个伪警察大队,解放了农安县东北边陲重镇靠山屯。

  农安独立八团在组建过程中,由于审查不严,混进了部分坏人。他们当中有日伪时期的官吏,也有特务、兵痞,还有土匪。这些人以三营营长邸文超、一营营长马长生和公安局军事股长张砚耕为核心,秘密建立据点,多次进行密谋,如何行动都做了分工,伺机发动反革命叛乱。

  1945年12月26日,刘德彪、李明秋接到驻农安苏联红军可靠情报,翌日拂晓国民党新一军500人要来接收农安。县委当即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决定:一方面做好战斗准备,一方面准备向靠山屯方面转移。会议结束后,马上动员了40辆大车,装好武器弹药、粮食、服装等重要物资。转移工作安排就绪后,刘德彪和李明秋又召开排以上干部会议,进一步做思想动员和战斗部署。这个会刚一结束,马长生和张砚耕认为时机已到,就偷偷留进监狱,与大汉奸叶柏青进行密谋后,马上召开叛变骨干分子会议,决定当天晚上叛变,并规定了以“得胜”为行动口令。当晚9时许,驻县城西烧锅的五连叛变分子首先动手杀害了该连的指导员、共产党员申廷祥,然后连鸣两枪,发出叛变信号,叛军听到枪声立即行动起来,分别从南面和东面向县政府大楼围拢、攻击,霎时枪声四起。正在县政府大楼忙于安排转移工作的刘德彪、李明秋等听到枪声,机敏地感到部队内部发生叛变,立即下令组织还击。在这危急时刻,李明秋不畏个人危险,对刘德彪说:“为了保存实力,减少牺牲,你带领同志们撤离,这里由我来对付。”刘德彪当即表示:“我是一县之长,未经上级组织同意,怎么能随便撤离呢?”他们一面沉着指挥战斗,一面英勇地向敌人射击。战斗坚持了三、四个小时,给叛军以很大杀伤。但因敌众我寡,情况对我越来越不利,刘德彪、李明秋和刘细友指挥警卫班从二楼退到一楼,当冲出大楼外面时,李明秋和刘德彪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刘细友副团长负伤后脱险。李明秋遇难时年仅44岁。

  叛变事件发生后,农安虽陷敌手,但农安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踏着烈士的足迹,前仆后继,同敌人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斗争。1943年10月,我军在地方武装力量的配合下,第三次解放了农安县城,农安大地重新回到了人民怀抱。

  李明秋烈士,在农安烈士陵园棺墓中,已长眠了50多个春秋,革命在发展,祖国在前进。50多年来农安同全国一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县百万英雄儿女,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在烈士鲜血染红的农安大地上,正朝着振兴中华的伟大目标奋勇前进!

  李明秋烈士,农安人民永远怀念你。天日昭昭,英灵永存!安息吧!

编辑: 陈尤欣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