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恋歌一曲写丹青——孙刚 长春-吉林新闻地图 陈尤欣 2669076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恋歌一曲写丹青——孙刚 长春-吉林新闻地图 陈尤欣 2669076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第一新闻 > 吉林新闻地图 > 长春

【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恋歌一曲写丹青——孙刚

2018-05-07 16:24 | 来源: 吉网

  宋淑杰  邢  臣  窦庆长

  巍巍长白山傲然屹立,滔滔松江水日夜诉说,她在向人们讲诉为新中国的诞生,为人民公安机关的建立而英勇献身的长白山下英雄儿女的故事。他要替英灵告诉他已满头白发尚在人世间的母亲,告诉他那不知何日君再归的心爱的妻子,还有那正在苦苦寻觅着亲生父亲足迹的娇儿。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他叫孙刚,长得四方脸,浓眉大眼,身材魁梧,一表人才,出生于上海市郊区一个贫农家庭里,从小给地主扛活,受尽了地主的压迫和剥削。他目睹日寇残酷迫害我国人民的血腥罪行,幼小的心灵中激发了强烈的阶级仇,民族恨。在抗日烽火燃遍祖国大地的1941年,20多岁的孙刚,告别了父母和众乡亲,毅然离开了家乡,投奔延安革命根据地,参加了新四军。

  孙刚入伍不久,组织发现他办事机警灵敏,聪明能干,于是把他分配到中央警卫团当警卫战士。在工作岗位上,他认真负责,为保卫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安全奉献自己的一切,为此,曾多次受到组织和领导的表彰。后来,孙刚被调到新四军三师八旅任营教导员,在干部战士中积极开展思想政治工作,宣传中国共产党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主张,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干部和战士的头脑,激发抗战的积极性,为部队建设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

  1945年8月,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8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日本帝国主义向中国人民无条件投降,长春境内的伪满反动统治随之土崩瓦解。可是“九·三”胜利后,国民党反动派到处抢占胜利果实,党中央毛主席为了建立东北巩固的革命根据地,从祖国四面八方抽调大批干部和军队派往东北。孙刚响应党的号召,遵照毛主席的指示,随同部队由延安来东北建立巩固的革命根据地。组织上派他到吉林省长春县担任武工队政委。1946年1月,长春县人民政府成立后,孙刚担任第一任长春县公安局长。他从温暖的南方来到气候寒冷的东北,经受住了恶劣环境的严峻考验,带领武工队员和公安局的同志深入发动群众,进行保卫政权工作。战争年月,干革命,干公安是件不容易的事。当时摆在孙刚面前的斗争任务十分艰巨,他在县委、县政府领导下带领县公安局同志,在长春县境内顶风雪,冒严寒,深入发动群众,走家串户,调查敌情,领导锄奸反霸斗争,整天和土匪及国民党的散兵打交道,出生入死。1946年5月,孙刚带领县公安局同志实行战略转移,从新万宝山站北撤退经陈家低坊时,后有国民党军队追逼,前有地主武装三个“土围子”拦截阻击,在情况十分紧急的情况下,孙刚英勇果敢地指挥公安战士,与敌人进行激烈战斗,胜利攻破三个“土围子”,歼灭千余名土匪,抓获“双阳好”等6名土匪地主武装头子,当即处决,打通了北撤道路,保证了北撤的顺利进行,为维护社会治安,保卫新生的人民政权做出了卓越贡献。

  此间,国民党反动派撕毁停战协定,向东北革命根据地大举进攻。吉林的四平、长春等重要城市相继被国民党军队侵占,驻守在长春的国民党军队,向农安、德惠方面进犯。在战斗对我十分不利的形势下,长春县根据党中央和吉江省委关于“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指示于5月28日从新万宝山站(现在农安县的开安)北撤到前郭镇,长春、农安两县合并为长农中心县,建立坚持持久地前沿边缘根据地,以农安与前郭交界地为依托,在杨树林、伏龙泉、哈拉海等地与国民党、土匪和地主武装进行斗争。

  1946年秋季的一天,孙刚带领40多名武工队员来到农安县(当时的长安县)杨树林的牛尾巴山屯开展工作,并寻机剿匪。第二天上午,孙刚刚刚布置完任务,分派武工队的同志到附近屯工作,他与两名警卫员正欲离开住地,突然跑来两个满脸血污的村民说:“刚才我们俩在南五节地拉地,遇见一伙身穿着灰衣服的国民党杂牌军,共有5人,见到我们就问,屯子里有没有八路,我们说没有,他们气呼呼地说,我看你们都是八路的脑袋,说着就用鞭子抽打我们,我们好不容易逃了出来。”

  孙刚得知匪情后,立即带领两名警卫员直奔五节地,发现土匪立即开枪射击,一名土匪应声倒下,另外几名土匪见来了八路军,撒腿就往南面的孙大楞屯方向逃窜,在不远处的一个瓜棚里负隅顽抗。孙刚果断地指挥两名警卫员散开在一片低洼地带向顽匪射击,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枪战。

  这时有3个骑马的土匪凭借树趟子作掩护,从侧后迂迥向孙刚他们包围过来,孙刚在腹背受敌处境十分危险的关键时刻,武工队的大队人马闻听枪声后立即赶来增援。两名土匪应声相继落马,后面的一个土匪掉头就逃。

  这伙土匪报号“飞龙”,约么60人,在孙大楞屯扎营驻寨,横行乡里,鱼肉百姓,他们为了援救被孙刚他们围困在瓜棚里的同伙,特派三骑遭挫后,龟缩在屯中不敢露头,只有瓜棚里的一小股土匪在顽抗。

  孙刚见武工队的同志已经赶来,便指挥他们占领有利地形,缩小包围圈。就在他指挥作战时,不幸中弹,倒在身边一堆高梁穗子旁,鲜血把刚刚割下的高梁穗子染得鲜红鲜红,风华正茂的孙刚政委,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壮烈牺牲了,一腔青春血,洒满长农大地。武工队的同志们击毙顽匪以后,含着眼泪把孙政委的遗体抬到孙家屯,村里的男女老少闻听孙刚政委为国捐躯的消息,从四面八方赶来。人们泣不成声,两名警卫员趴在孙刚的遗体上哭得死去活来,当地村民自动买来最好的豹马子棺材,将孙刚的遗体连同他使用的手枪安葬在牛尾巴山前五节地。

  为永远纪念英灵,解放后农安县民政部门把孙刚烈士的遗体重新葬在牛尾巴山后面的一片杨树林子里,日夜陪伴他的还有为剿匪献出宝贵生命的6位无名英雄。

  孙刚烈士的名字刻在那座高高的农安烈士塔上,也刻在了牛尾巴山区几代人的心里。是的,牛尾巴山区的人们半个世纪并没有忘记,也永远不会忘记——孙刚。

  如今,已经过了半个世纪了,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人民政府为查找烈士的家属花费了许多精力,而烈士的母亲为寻找儿子,妻子为寻觅丈夫,又何尝不是日日夜夜望眼欲穿,魂牵心动,当年襁褓中的婴儿如今也到了不惑之年,孙刚,倘若苍天显灵,会给母亲一个活生生的孝顺儿子,会给妻子一个赤胆忠心的英雄,也会给娇儿一个顶天立地的爸爸。然而,你却不能,永远不能,真的不能。但是,你却以你的捐躯换来共和国的新生,换来整个中华民族千万个完整美满幸福的家庭。年年岁岁,月月年年,你深深爱恋的,亲人们也痴痴地恋你的,那份缠缠绵绵的爱心,那份牵肠挂肚的柔情,便构成了恋歌一曲:

  假如我这一去不再回返,

  请不要把我牵挂。

  那里我已经倒在了高高的长白山。

  亲吻小鹿,亲吻山参和松林。

  我的精神不死,

  灵魄与亲人朋友朝夕相恋。

编辑: 陈尤欣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