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年:“大我”的答案 省内-吉林新闻地图 李玉磊 2452787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黄大年:“大我”的答案 省内-吉林新闻地图 李玉磊 2452787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第一新闻 > 吉林新闻地图 > 省内

黄大年:“大我”的答案

2017-07-13 10:44 | 来源: 光明思想吉林

黄大年:“大我”的答案.png

  文/鲍盛华  杨舒

  1958年8月,在位于中国西南的广西南宁,一户黄姓人家的男婴呱呱坠地,希望他日后能尽己所能报效国家的父亲给他取名“大年”。

  2017年1月,在位于中国东北的吉林长春,一位名叫黄大年的先生用他短暂却异常闪亮的生命划破长空,助力中国大踏步迈进深地探测时代,他的祖国因为他“心有大我”而昂然向前。

  他的一生都在跨越:从西南跨越几乎整个中国来到东北求学,从中国跨越整个亚欧大陆来到英国深造,从伦敦跨越浓厚的“西风”又回到东方并不发达的长春追梦,从地上跨越地表“奔向”地心期冀地球透明……何止是跨越,这位中国的知识分子是在用一生书写,他把何为“大我”的答案书写在了地球上,刻印在了中华大地上。

  1.立心

  父母更深切地体会到了由于贫弱而曾经国破家亡的疼痛,他们比任何一个时期的人们都更有国家意识和民族意识。他们因此这样教化他们的儿子:古代知识分子如何报国,当代“三钱”的事迹为何可贵,而你,将来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父亲给黄大年找来的连环画册几乎都与科学知识相关,甚至做游戏也都成了“学习训练”:下过一局象棋,他马上要求黄大年记住刚才的棋局;书读了一半,他合上书让黄大年复述刚看到的内容;拿来一堆纸,打乱顺序后,他让黄大年找出哪里是变动过的。

  小学三年级,黄大年随父母下放桂东南的偏僻山村,学校里大量下放而来的大知识分子震撼了小小少年的心灵:他们清瘦、认真、不苟言笑、忍辱负重,他们坚毅、刻苦、顽强卓绝、甘于清贫。当他把所见所闻讲给父亲听的时候,父亲告诉他:“知识才是力量,知识精英是民族的脊梁。”他努力向这些先生求教,丰富着自己的身心。

  父母对知识的尊崇和渴求、对文化的传承和实践、对国家的热爱和忠贞,魔力一般地附着在幼小的黄大年身上。初中、高中以及后来一小段短暂的工作时间,无论什么时候,黄大年都没有间断学习和求索。1977年,黄大年迎来了他人生中第一次重大转折,国家恢复高考了!在广西容县杨梅公社高中的考点,激荡的心情伴随着黄大年两天半的考试时间,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地理、历史、政治,黄大年奋笔疾书。成绩公布了,在杨梅公社高中考场的近600名赶考大军中,黄大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脱颖而出。

  1978年春节,长春地质学院应用地球物理系(现吉林大学朝阳校区)的录取通知书寄到了黄大年一家居住的偏僻山村,这是黄大年的第一志愿。全家人都哭了,因为,这不是黄大年一个人的梦想,而是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的梦想,是一个在艰苦环境中走出来的个人和家庭与自己的祖国建立起更紧密联系的梦想。

长春地质学院的地质宫大楼迎来了这个坐了4天3夜火车赶来的南方学子,被一路上天地与山河洗礼的黄大年.png

  不久,长春地质学院的地质宫大楼迎来了这个坐了4天3夜火车赶来的南方学子,被一路上天地与山河洗礼的黄大年,对个人的价值追求又有了更加厚重的感受。他坐在绿皮火车上思考着自己的未来,他要用自己的努力站上科技的巅峰,实现临行时父母的殷殷嘱托。

  通过夜以继日、分秒必争的学习,黄大年在全年级的成绩名列前茅。大学本科毕业后,接着又攻读硕士,因为成绩优异,被学校留校任教,并从助教、讲师开始,破格晋升副教授。也就是在这期间,黄大年的名字开始光耀长春地质学院的门楣:他以第一名的身份获学校教学一等奖,获地矿部科技成果二等奖。各种机会也在他的面前敞开大门,他迎来了人生第一个赴美国读书的机会。然而,由于手上有一个学校的科研项目没有做完,他经过慎重考虑放弃了这次机会。

  1992年,又一次出国深造的机会来到了。由于业绩突出,黄大年获得“中英友好奖学金项目”的全额资助,被选送英国攻读博士学位,成为当时30个国家教委公派出国留学生中的一员,而地学领域,只有他一个。接触到世界上顶级地学科学家后,黄大年开始真正触摸地球的心跳。1996年,黄大年以优异成绩获得了英国LEEDS大学地球物理学博士学位。

  正当黄大年准备回国的时候,他的导师热情而真挚地挽留他,告诉他这里有世界上最优秀的科研团队、最优越的工作环境、最顶尖的硬件设施。尽管如此,黄大年还是如期返回了中国,返回了母校。

黄大年把到英国留学的情况向学校做了汇报.png

  回国后,黄大年把到英国留学的情况向学校做了汇报。当校领导听说了英国的导师曾经强力挽留他后,召开专门会议,认为机不可失,决定让黄大年继续留英工作。

  为了攀上科学山峰的顶端,黄大年又一次出国了,继续从事针对水下隐伏目标和深水油气的高精度探测技术研究工作。

  对知识的执着追求,正是黄大年人生从始至终的永恒定力,这颗心,为了探求天地的奥秒,为了不辜负国家的培养,为了完成父母的夙愿,而怦然跳动。

  2.立命

  也许,越是离开了自己的祖国,一个人对国家意识的体会才会越加强烈,对民族意识的体会才会越加浓烈,盼望自己国家大步向前发展的愿望才会越加热烈。

  重返英国的黄大年,以高级研究员的身份入职英国剑桥ARKeX航空地球物理公司,先后担任研发部主任、博士生导师、培训官,长期从事海洋和航空快速移动平台高精度地球重力和磁力场探测技术研究工作,致力于该项高效率探测技术服务于海陆大面积油气和矿产资源勘探民用领域。

  埋头就是13年!黄大年带领着他的由牛津大学、剑桥大学毕业生甚至是诺贝尔奖提名科学家组成的团队,研究出了处于地球物理探测领域前列的超高精度重力梯度和磁梯度航空快速移动探测技术装备,而这一技术装备也是衡量一个大国在民用和军事探测水平能力的最重要指标之一。黄大年的团队也因此被同行公认为国际上最优秀的研发团队之一。他也成了航空地球物理研究领域享誉世界的科学家,成为该领域研究的被追赶者。

黄大年给国外专家学者的印象是聪明智慧、勤奋认真、大气包容,他以一个中国人的为业、为事、为德获得了国外精英层的认可。.png

  黄大年给国外专家学者的印象是聪明智慧、勤奋认真、大气包容,他以一个中国人的为业、为事、为德获得了国外精英层的认可。妻子开起了让人羡慕的中医诊所,不但生意兴隆,还积极传播着中医文化。在剑桥大学附近,他们购置了一处花园别墅居住生活,宽阔的草坪生长着活力与希望,迎风摆动的花朵散发着迷人的芳香。女儿也慢慢长大了,并且学业有成,朝气蓬勃,发展顺利。

  然而,事业受人敬仰、生活无忧无虑的黄大年却常有心事。

  他忘不了,1982年,他在大学同学毕业纪念册上郑重写下的一句留言:“振兴中华,乃我辈之责!”

  他忘不了,2004年3月20日晚间他接到的一个越洋电话。此时的他,正在大西洋深水处开展技术攻关。电话是父亲打来的,昔日铿锵有力的声音这次却十分虚弱,然而那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坚定:估计我们见不到最后一面了,我能理解你的处境,但你一定要记住,你是有祖国的人!没多久,父亲就辞世了。

  他忘不了,他在国外待得越久,当他听到《我爱你,中国》和《我的祖国》歌曲响起的时候在他内心深处弥漫的情绪,就会愈发浓烈得让他浑身上下都有涨开的感觉,有时泪水会夺眶而出。

  他时刻渴望得到祖国的消息,一有机会,他就回国来讲学、做报告。

  正因如此,当2009年春天,时任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刘财把国家“千人计划”(即“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有关材料发到黄大年的邮箱时,黄大年第一时间给以热烈的回应也就成了他顺理成章的选择。

  只是,他离开得有些狼狈:团队里的伙伴不舍地抱着他恳切地挽留,妻子在卖掉诊所后失声痛哭,诊所里的药堆满了车库,车则扔在了停车场,不管了……

  他可以选择条件更好的地方,但最终选择回到母校。回国后的第6天,黄大年就与吉林大学正式签下全职教授合同,成为第一批回到东北发展的国家“千人计划”专家。

blob.png

  “为什么回国?”有太多的人这样问他。

  他说,在国外生活的再好,都还是觉得那是别人家。

  他说,我并不想等到叶落才归根,我要把我多年所学都交给我的祖国。

  他说,我从未和祖国分开过,只要祖国需要,我必全力以赴!

  他说,是祖国帮我实现了大学梦、出国梦,是时候为她实现中国梦了。

  黄大年用自己的情怀规定了这一生的命!而放弃“小我”、实现“大我”,则是延续了几千年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情怀担当。

  一些外国媒体这样评价黄大年的选择:“他的回国,让某国当年的航母演习整个舰队后退100海里”。

  3.开绝学

  吉林大学朝阳校区(原长春地质学院)坐落在长春市文化广场的边上。70多年前,这里是日本侵略者为伪满洲国皇帝溥仪规划的正式的皇宫,但还没来得及建完,日本侵略者就投降了。新中国建立后,中国人民在原址上兴建了一座巨大的楼宇,就是今天的吉林大学地质宫大楼。黄大年就是在这座大楼的507房间,带领着他的中国团队,向地学的最高点发起冲锋。他用他的成就告诉世人,中国再也不是那个落后挨打的中国了。

  显然,他的研究在中国是史无前例的。而他采用的方式方法,是一位真正科学家的方式方法,与我们日常的惯性发生冲突,也只能在所不惜。

  2010年春,黄大年刚刚回国不到半年,组织召开课题组长视频答辩会。离开会时间还剩下十分钟了,可还有没有交上来的材料,还有没到来的人员。按黄大年的工作方式,他是要提前预览课题组交上来的汇报材料的。他让秘书王郁涵再去催。然而,催的效果并不明显。“真是人浮于事!”黄大年气得浑身直哆嗦,“啪”的一声,把手机摔向地面,手机屏幕立刻成为碎片,“汇报材料不好好做,开会不按时到,我们怎么能如此草草了事?!”“这样搞下去,中国会赶不上的!”

黄大 年.png

  让黄大年动怒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带领大家从事的项目是国家“巡天探地潜海”的重要项目,关涉着能源资源探测开发和国防安全,而国外是严控这样的技术装备对华出口的。这个项目是黄大年刚一回国,国家就交给他的重任,名为“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研制与实验项目”,也是国家“深部探测技术与实验研究专项”下设的第9项目,国家为此投入4亿多元人民币。同时,他还率先在国内组建了“移动平台探测技术研发中心”和“海洋油气资源研究中心”,把航空重力梯度仪作为一个重要的科研方向,这同样也是一个在相关领域改变中国国际地位的重大课题。

  黄大年组织了400多名来自高校和中科院的科技人员,他要让“地球之门”在中国人面前打开,把地球变成“透明”的。每个月召开一次的课题组长视频答辩会如此松松垮垮,怎能不让黄大年心急。经过“摔手机”事件后,大家感到了黄大年的与众不同,自此,研究人员面貌为之一变。

  每天晚上11点,黄大年会准时登录项目团队的在线管理系统,这是他从国外引入的一套软件。按技术任务的不同,他把技术任务的指标分解到每月、每周甚至每天,各项目组是否提交,提交的内容是否合格,一目了然。没有问题,黄大年会再去忙别的工作,如果发现了问题,他会提笔列出一串问题清单,然后逐个解决。在线管理系统其实是基于黄大年提出的“公司化”“绩效化”管理理念建设的,即,借鉴欧洲大公司的相关管理经验,在总目标下,赋予相关负责人具体任务,层层抓落实、责任全覆盖。

  2016年9月,由黄大年出任首任部长的一个特殊的学部在吉林大学成立了,它的名字叫“新兴交叉学科学部”。这是一个辐射地学部、医学部、物理学院、汽车学院、机械学院、计算机学院、国际政治系等的非行政化科研特区,开创了高校科技研究的新模式。其实,早在黄大年刚刚回国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统筹和谋划这一新的科研理念了。他的想法是,地学与探测仪器专家合作研发深部探测仪器装备,与机械领域专家合作研发重载荷物探专用无人机,与计算机专家合作研发地球物理大数据处理与解释……科学一旦开始了交叉和融合,其力量将超过预期。

blob.png

  新的理念与精神让王献昌、马芳武、崔军红等一大批在海外享有较高知名度的“千人计划”专家动容,他们纷纷加入进来。现任吉林大学新兴交叉学科学部副部长的“千人计划”专家马芳武认为,黄大年的这个战略设想涉及卫星通讯、汽车设计、大数据交流、机器人研发等领域的科研,可在传统学科基础上衍生出新的方向,有望带动上千亿元的产业项目。

  这是一位大科学家才会有的胸襟与胆识。

  他还担任国家“千人计划”联谊会科技创新工作组副组长,牵头发起成立鲲海创新研究院,并担任首届副院长,组织“千人计划”专家与国家发展需求进行有效对接,成为推动前沿技术与军民融合发展的公益平台。

  2016年6月28日是让“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研制与实验项目”团队深感荣耀的一天,项目在北京正式通过评审验收,专家组的最终结论是:项目成果处于国际领先水平。以黄大年团队的这一项目结题为标志,中国“深部探测技术与实验研究”项目5年的成绩超过了过去50年。国际学界发出惊叹:中国正式进入“深地时代”!

  而在航空重力梯度仪研究方面,黄大年的团队用了5年的时间改变了原来该领域仅停留在理论阶段的现实,一举使中国航空探测技术从起步达到西方发达国家20多年来的发展水平,一些项目的成果打破了西方国家的技术封锁和垄断。

  4.忧千岁

  在英国剑桥大学Corpus Christi学院图书馆外,有一座蚱蜢钟:大钟上没有指针,只布有60个锐齿,锐齿顶端是一只巨大的蚱蜢,它的前腿抓一下,就会转动一个锐齿,一秒钟就过去了。剑桥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它的师生,时间宝贵,如果不努力珍惜,就会被蚱蜢一口一口吞噬。

  而在中国长春的吉林大学地质宫大楼里,总有一间办公室的灯会亮到凌晨两三点钟,如果哪一天没有亮,那一定是因为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出差了。507室,黄大年办公室。在剑桥生活多年、常常从蚱蜢钟前经过的黄大年,把工作中的“读秒精神”注进了属于他的灯火。

他的助理于平教授这样回忆:为了尽快突破装备技术瓶颈,黄大年把自己关进办公室,没日没夜地设计科研思路,经常工作到后半夜。.png

  他的助理于平教授这样回忆:为了尽快突破装备技术瓶颈,黄大年把自己关进办公室,没日没夜地设计科研思路,经常工作到后半夜。要么就是为了项目奔忙,7年间,平均每年出差130天,最多一年出差160多天。为了节省时间,出差来去乘坐的都是午夜航班。有时深夜从外地回来,不回家,又一头扎进办公室。

  他的秘书王郁涵这样回忆:白天上班时间来找他请教问题的人太多了,很多时间门口排着长队。别人问一个问题,他能讲两三个小时,把所有的知识倾囊相授。

  他的学生乔中坤这样回忆:老师太忙了,但他会在出差的间隙,挤出时间给学生们开视频学习会,一讲又是几个小时。

  他的同事、同是国家“千人计划”的专家王献昌这样回忆:他惜时不惜命,在他生病住院动手术之前,我和另外一名同事一起去看他,他还把我们让到沙发上,自己坐在小板凳上,和我们谈了两个半小时的工作。

  他住院期间负责护理的医院护士长谷玥这样回忆:黄大年一住进医院,立即让学生把笔记本电脑拿来安到屋里的小桌子上,然后安排他的学生每小时换两个人,到病房里和他讨论问题、安排工作,直至他做手术的那一天才停止。

  …………

  黄大年是2016年12月8日才被大家“逼”着住进医院的,此时的负荷早已经超过了承受他工作强度的身体极限。

  对于黄大年来说,此前的多次晕倒,好像都已经是常事了。想想,这样争分夺秒地工作已经持续了7年了,铁打的身体也扛不住。他不断地把时间压缩,他最爱吃烤玉米,因为吃起来方便。常常是在中午时分,团队成员们彼此提醒着“去食堂吃饭了”,他却在电脑前头也不抬地说一句:给我带回来两个烤玉米。两个烤玉米就是他的午餐。

他曾经在办公室晕倒,醒来后严令秘书不准告诉任何人,继续投入工作。.png

  他曾经在办公室晕倒,醒来后严令秘书不准告诉任何人,继续投入工作。在项目结题前,他通宵达旦地修改PPT,第二天上午嚼着速效救心丸走上发言席。在出差去成都的路上,他腹部巨痛,直至昏迷……但他没有改变他的忙,没有改变他的节奏。即便是在检查出已经患了疑似肿瘤之后,他第二天仍然按原计划跑去北京出差。

  为什么要忙成这样?黄大年着急,他急着追赶发达国家的脚步;黄大年有不安全感,在科学的竞跑中,任何取得的成绩都将马上成为过去,他生怕自己稍慢一步就落下了;黄大年在认真谋划,一个优秀的科学家总会把眼光放得更为长远。

  当大家提醒他注意身体不要再那么拼命的时候,他在微信里回复:“我是活一天赚一天,哪天倒下,就地掩埋。”手术前,他告诉来探望他的吉林大学校领导:手术后很快就回来上班,绝不会影响工作。

  然而,2017年1月8日,他再也没能醒来。

  在《古诗十九首》当中,有一首东汉时期的五言诗,其中有这样两句:“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常怀千岁忧”的黄大年以“大我”的心境背负着这个民族的希望,所以才有了这7年的“读秒”人生。

  5.为万世

  1951年,东北地质专科学校在长春诞生,回国不久的李四光担任第一任校长。1958年,学校更名为长春地质学院。2000年,学校整体并入吉林大学。2010年,吉林大学启动“名师班主任计划”,鼓励博士生导师、资深教授、长江学者等名师担任本科生班主任。为了秉承李四光等老一辈科学家的精神,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准备设立“李四光班”。

  学院党委书记黄忠民在心里打起了黄大年的主意:黄大年与李四光都是从英国回国的,要是黄大年能担任这个班主任,那意义非同寻常。但黄忠民的心里也在打鼓:黄大年承担着数亿元的国家重大项目,他哪有时间来担任这个本科班的班主任呢?让黄忠民意外的是,当他试探性地询问黄大年愿不愿意担任“李四光班”班主任时,黄大年没有半分犹豫地说“我非常愿意”。

  “没有半分犹豫”源于黄大年对“老师”这两个字的看重,他希望“江山代有人才出”,他希望一种精神能够永远传承。

学生们幸福了:一位上课老师无意间说了句“如果通过电脑操作就能加快你们掌握知识技能的速度”,黄大年听说了,马上自掏腰包给全班24名学生每人买了一台便携电脑.png

  学生们幸福了:一位上课老师无意间说了句“如果通过电脑操作就能加快你们掌握知识技能的速度”,黄大年听说了,马上自掏腰包给全班24名学生每人买了一台便携电脑;实验室和科研平台都位于大楼的顶层,冬天很冷,夏天很热,黄大年自费给每个房间配备了电风扇和电暖气;夏天怕学生们中暑,他嘱咐妻子给学生们煮绿豆汤;雾霾天的时候,他给学生们准备防霾口罩;学生没钱去参加国际学术会议,路费全部由他支付……学生们俨然就是黄大年的宝。

  他平等待人。在黄大年办公室,办公桌后面并排摆着两把椅子,学生来了,他不会让学生坐到桌子对面,而是挨着他坐下,真正“面对面”地谈话。他从来不会用学术压人,学生们如沐春风。

  他放大学生的视野。黄大年把当年在国外时的专家朋友请到中国,让他们和学生座谈。他激励学生,做国内佼佼者的目标还是太小,真正的对手在发达国家的一流大学。他告诫学生,多读国际专业文章,出国开阔视野,做“出得去,回得来”的科学家,几年来先后安排26人次学生参加国际会议。

  他因材施教。他从来不会用一个权威者的口吻要求学生,类似“你去做什么,你不要去做什么”的话他从未说过。他的第一句话常常是,你愿意做吗?你对这个感兴趣吗?你对什么感兴趣?一旦找到了学生感兴趣的方向,他则会发动自己的一切资源帮助学生实现。

黄大年这样表达自己对培养人才的看法.png

  生前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黄大年这样表达自己对培养人才的看法:人才的培养,需要数十年精心的付出,必须与每个人的成长经历、兴趣爱好、内心期望相结合,老师对学生的关心、引导程度,对国家发展、民族进步所投入的热情、心血,往往决定学生成长的速度和质量,更决定学生未来贡献社会、回馈社会的态度。“如今,中国正努力从科技大国向科技强国迈进,而这段并不平坦的进程需要几代人去完成。如何培养更优秀的人才,让文化与智慧长久地传承下去,值得每个人思考。”他说。

  7年间,他指导了44名研究生,其中1人获得了国家地球物理学会颁发的刘光鼎地球物理青年科学技术奖,1人获教育部博士学术新人奖,3人获吉林大学研究生优异成绩最高奖“李四光奖”,1人获吉林省自然科学学术成果二等奖,8人获国家奖学金。

  为了祖国的千秋万代,永世繁华,黄大年释放着全部的爱。

  58年,一个知识分子在用自己的生命回答——向他的父母回答:流着你们血液的儿子,已经像你们期望的那样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把自己融入了山川与河流;向他的民族回答:一代代人的经历或许有差异,但血液中流淌着的自强不息、勇为人先的民族精神却可以绵延不绝;向他的国家回答:科学是没有国界的,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

  长久以来,一些人为自己缺少精神家园而感到不安。无疑,黄大年是有精神家园的人。做一个有精神家园的人吧,这,就是“大我”的答案。


责任编辑: 李玉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