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售票占比碾压式胜利 电商夺走了影院的钱匣子? 吉网原创-第一新闻 孙晓云 2565298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网络售票占比碾压式胜利 电商夺走了影院的钱匣子? 吉网原创-第一新闻 孙晓云 2565298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第一新闻 > 吉网原创

长春电影市场2017年度报告之二

网络售票占比碾压式胜利 电商夺走了影院的钱匣子?

2017-12-21 17:59 | 来源: 吉网

  看电影,去哪买票?网购,相信是如今大多数人的选择。

  最近几年,经常前往看电影的消费者会发现,大片上映时,前往影院柜台正价买票排长队的场面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通过网络在线选座,抢购打折优惠影票。选择完毕后,开场前掐着手表到第三方取票机取票。

  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的“主次颠倒”,已经成为当下长春影院大厅的普遍一景。

  那么问题来了,影院线下售票“话语权”为何丢失,背后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发现

  网购影票已成风

  13日下午3时45分,朝阳区一家影院检票通道前,刘爽和朋友坐在休息椅上玩着手机,5分钟后,她们将走进影院,观看时长105分钟的《帕丁顿熊2》。

  刘爽爱看电影,每个月都会看上三四部片子。但买票从来不去现场,都是线上解决。

  网购影票已相当流行

  “我参加工作都4年了,都是在网上买票,开始前去自助取票机取票。”刘爽说,网上购票好处多多,选座方便,价格还便宜。

  为了证明这一点,她解锁了手机跟记者展示诸多第三方APP,有猫眼、淘票票,还有百度糯米。

  “今天这场我淘到了特惠票,每张才19.9元。”刘爽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影院当天门市售价成人票60元/张,即便是拥有线下会员也要30元/张。

  看似很划算影票,在刘爽记忆里,却不是最便宜的。

  据她回忆,从2014年开始,在线经常能买到9.9元/张的电影票,看过的电影有《超体》《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等,今年优惠不集中了,但还是能找到。

  眼下,网购影票有多普遍?这组权威数据给出了答案。

数据来源: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官方微信

  据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公布的全国电影票房月报(11.01-11.30)中显示,吉林省网络售票占比高达81%。

  而票房在省内占比近6成的长春,比例还要更高。本地多位影院经理在接受吉网、吉刻APP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春网络售票占比远远高于这个数据,应该超过90%。

  “电商现在流量特别大,这是现实。”长春完美世界影城(中东店)经理周丹在接受吉网、吉刻APP记者采访时表示,消费者看电影热衷网络购票,已经相当普遍了。

  原因

  电商票补后遗症

  本地影院的售票厅,渐渐沦为换票休息厅,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探因要找根,而电商就是这个根。

  互联网风口下,电商颠覆实体商业游戏规则的能力,如果说第二,恐怕没人敢说第一,本地影院彻底领教。

电商票补制造低价影票

  吉网、吉刻APP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从2014年开始,以猫眼、淘票票为首的电商平台全面爆发,崇尚流量为王的电商,在电影票市场迅速复制了打车、外卖等市场拓展的“烧钱”模式,对消费者进行超低价票补,由此市场上出现大量9.9元盒饭价影票。

  巨额补贴下,成效立竿见影。2015年电商市场占有率火箭般地蹿升,50%的电影票房贡献来自于互联网购买渠道,一年以后接近80%。而今年上半年数据显示,中国电影在线出票量占电影票出票总量比例为84.8%,这几乎已经达到了饱和。格局方面,目前APP平台中,猫眼和淘票票唱起了“二人转”,这两家市场份额加起来占到了90%。

  此前,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和万达院线总裁曾茂军都曾公开表示,在补贴最疯狂的2015年,票补量约在40亿左右。

自动取票机成影院一景

  习惯一旦养成,就成了自然。此后,最近两年,电商烧钱速度虽有放缓,但针对性促销仍在继续,几大平台牢牢控制售票话语权。

  “线上购票改变了用户的消费习惯,用户的决策从电影院转移到线上。”曾在本地有过影院管理经历的李经理表示,在线票务平台通过在上下游提供各种服务,已经成为电影宣传、发行和售票的重要入口,市场出现网购电影票一边倒的现象,其实就是电商票补后遗症。

  影响

  票多了利润却无法掌控

  在线售票火爆,电商搅局因素固然存在,但亦有人说,造成今天这种局面,电影院起初的“暧昧”态度,加速了电商布局。

  吉网、吉刻APP记者在采访时得知,影院的盈利模式主要为影票+分成+卖品+广告收入,其中影票收入占有重要位置。随着本地影院数量激增竞争加剧,为了保持较为稳定的上座率,面对能够提供增量电商平台,多数影院选择与其“相爱”。

  “电商APP受众范围更广,前期影院至少在上座率方面,有所保证,并且合作协议都是所属影院总部和电商签署,各地扮演执行角色。”电商市场观察家冯明涛说,不过让影院方面没有想到的是,电商介入影票售卖迅猛至极,票补催生的低廉票价,也让影院很苦恼,这也导致了日后的尴尬。

  据悉,影院票价制定是有底线的,根据全年档期不同,片方会给出最低销售票价,通常在25—40元/张,售价可以高但不能低,单就这方面来讲,没有资本青睐,价格无法与电商正面竞争。

  “现在每天卖出的票比前些年多了许多,但利润无法掌控。”受访的本地多家影院负责人透露,一张电影票卖出去后,真正能纳入电影院腰包的绝非全部,需要缴纳电影基金,还有院线分成,剩下的才是自己的,可前提是上座率稳定。

  风向

  会员成商家最后“抓手”

  对于影院而言,当下工作重点,就是保持会员人数的稳定。

  “会员是我们的长期稳定客源,每个影院都特别看重。”周丹告诉吉网、吉刻APP记者,会员拥有观影特权,比如半价票、打折票、生日免费观影、明星见面会优先排序等,影院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与会员保持粘性。

影院自建在线购票平台绝地反击

  如同她所言那样,为了留住“铁粉”,本地商家可谓处处发力,为了保证会员特权,在销售阶段,普遍性预留一定的座位供会员挑选,并提供充值换取相应折扣的影票服务。

  网络售票“打劫”影院生态链,商家如何突围?

  “互联网是大趋势,在线选座确实方便了消费者,但对于影院传统会员冲击肯定也是有的,不过凡事都有阀值,电商完全取代现场售票,暂时还不可能。”华夏.欢乐城国际影城市场经理杨明认为,现状就是这样,需要商家多思考,现在就有很多商家开启专属APP,这也是一种发力。

  面对“强势”的电商平台,转型升级也成为当下影院的共鸣。

  吉网、吉刻APP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万达、完美世界等十余家影城,都已自建在线购票APP平台。

  突围的长春电影院,能否在票务市场上演绝地反击?让我们拭目以待,把答案留给时间。

  吉网 吉刻APP记者 栾喜良 于洋 摄影 罗浩

编辑: 孙晓云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