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二人转市场病相报告①】从“一票难求”到“门庭冷落”,吉林二人转市场缘何遭遇冰火两重天? 吉网原创-第一新闻 李玉磊 2936296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吉林二人转市场病相报告①】从“一票难求”到“门庭冷落”,吉林二人转市场缘何遭遇冰火两重天? 吉网原创-第一新闻 李玉磊 2936296

报料电话:0431-82902222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第一新闻 > 吉网原创

【吉林二人转市场病相报告①】从“一票难求”到“门庭冷落”,吉林二人转市场缘何遭遇冰火两重天?

2019-08-13 来源: 中国吉林网

二人转剧场

二人转剧场上座率一般

如今长春市几家二人转剧场观众上座率都较为一般 中国吉林网记者 张秋磊 李煦 摄

  在东北老百姓口中,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过去的十几年间,随着一大批二人转明星的崛起,二人转这种根植于东北民间的艺术形式,一夜爆红。

  作为东北二人转的根据地,吉林省当时二人转市场也十分热闹。无论是和平大戏院还是东北风剧场,当时都出现了一票难求的情况。那个时候,无论你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还是天南海北的外地游客,来长春不去剧场看上一场二人转表演,就好像没来过长春一样。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剧场里的二人转却没有了当年的盛况,生意也日渐萧条。上座率也早就从当年的一票难求变成了如今的不到一半。

  不知你注意到没有,由于“票房收入”的不乐观,咱们长春市的二人转剧场已经在“缩水”——东北风剧场已经从原来的三家缩减到一家,外来户刘老根大舞台也从原来的两家分店变为一家。

  从火遍全东北到全国瞩目再到如今的举步维艰,东北二人转到底怎么了?二人转这种艺术形式将如何继续发展?作为二人转主要载体的剧场未来路又在何方?

  今起,中国吉林网将推出吉林省二人转市场现状调查系列报道,与广大网友一起,走近当下的吉林省二人转,一探究竟。

十几年前,长春市二人转剧场一票难求火爆异常

十几年前,长春市二人转剧场一票难求火爆异常

十几年前,长春市二人转剧场一票难求火爆异常

  剧场:从加凳看表演到门可罗雀,你多久没现场看二人转了?

  二人转这种艺术形式,其重要的载体就是剧场。1997年,徐凯泉创建了长春和平大戏院,这是二人转第一家剧场。之后的十年,东北二人转在一大批转星的推动下,迅速火遍全国。

  “最火爆的时候应该是在2006年到2010年吧。那个时候,每天给剧场打电话,剧场经理一般都会跟我说,马总,今天生意不太好,才加了80个凳子。”回忆起当年剧场的火爆,东北风剧场的董事长马普安这样说,“那个时候,你想买当天的票,基本上不可能,每天只要开票一会功夫,就会被抢购一空,晚上只能是加凳子,一张凳子上面铺一张报纸,剧场最多的时候一天要加120个凳子。”

  拥有600多个座位的东北风剧场,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一直保持着场场爆满的盛况。

  至于和平大戏院,情况与东北风剧场如出一辙。

  “大概是在2012年前后吧,随着各地二人传文化交流的减少,我们的票房就开始走下坡路了。最近这几年,每况愈下。我们这里有一个自己剧场的统计,2018年的总体票务比2017年下降了40%,2019年的票务同期甚至不如2018年。”和平大戏院总经理邢先生这样跟中国吉林网记者说。

  观众不到剧场看二人转,这是一个不争的客观事实。其实,不用这些行业内的“专家”来介绍。我们自己也可以回想一下,多年以前,我们身边外地朋友来到长春,一般晚上我们都会请客人去看一场二人转,体验一下这里的“东北特色”。可是最近几年,你还有这种“习惯”吗?你自己都有多久没有去剧场看过二人转了?

  对于剧场观众人数下降,除去文化交流减少等原因外,一些业内人数也给出了其他一些客观原因,“二人转的受众群体大多是‘70后’‘60后’,也有个别的‘80后’,‘90后’‘00后’对二人转并不十分感冒。现在,市场的消费主体恰恰是‘90后’‘00后’,他们中有很多人不会选择二人转,这并不是说他们不喜欢这种艺术形式,而是由他们的生活方式决定的。你可以看看现在的一些大商场,同样人丁不兴,不仅仅是二人转剧场。”

“走”出去的二人转演员已经成为各大卫视搞笑类节目的常客

“走”出去的二人转演员已经成为各大卫视搞笑类节目的常客

刘亮、白鸽曾经是和平大戏院的著名演员

刘亮、白鸽曾经是和平大戏院的著名演员

  演员:爆红后纷纷转战其他行业,你多久没看到转星演出了?

  东北的二人转转星有多少?即便平日里你不怎么听二人转,我相信你也可以随便说出几个二人转名人来!全国知名的有赵本山和他的一众徒弟,诸如宋小宝、小沈阳们,还比如闫学晶、潘长江们,又比如魏三、孙小宝们,当然也有通过各大卫视火了起来的刘亮、白鸽、周云鹏、小沈龙们。可是,这些火了很久或者正在火的二人转转星们,你有多久没有看到他们出现在自己家乡的二人转舞台上,表演二人转了?

  不可否认,任何行业都需要明星效应,尤其是演出市场。

  今年的大年初三,东北转星魏三在东北风进行了一次为期三天的演出。根据东北风剧场的工作人员介绍,那几天东北风剧场难得地爆满了。由此可见,二人转的“明星效应”同样不可小觑。

  “没办法,很多二人转演员被一些相对较火的电视台综艺节目看中后,那些电视台就会提出一些商演要求,甚至会提前和演员签一些合同。毕竟人家的舞台更大,知名度也更高。人往高处走,这咱也得理解不是。”一直被誉为二人转明星摇篮的和平大戏院的一位负责人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也有些无奈,“这么多年,单单就说和平大戏院,从这个舞台上走出去的明星有多少?虽然和平大戏院的舞台被誉为二人转演员的殿堂级舞台,但这仅仅是二人转舞台,它还不够广阔,还不足以让转星成为明星。关于这一点,我们也理解。”

  事实上,我们前面提及的很多知名二人转演员,如今都已经转战其他行业,要么去拍电影、电视剧,成了影星;要么去大咖综艺节目,做演员做评委,成了演艺明星。

  二人转演员多点开花,多栖发展,这无可厚非,对演员本人,也是一种成长。可让人遗憾的是,缺少了“明星效应”的二人转舞台,却多少有了一些“失血”“贫血”的感觉。

搞怪已经成为二人转舞台的重要搞笑手段

搞怪已经成为二人转舞台的重要搞笑手段

搞怪已经成为二人转舞台的重要搞笑手段

  创作:整个东北一张脸来一张口,你多久没听到新的段子了?

  如果有人问你二人转最大的特点是什么。恐怕即便是地道的东北人,也不一定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中国吉林网的记者在长春市的几家剧院门口对来看二人转的观众进行了随机采访,结果,在十余个受访观众中,居然百分之百的人都认为,“好笑”是二人转的最大特点。换而言之,他们来剧场,多数是为了感受二人转的“可乐”。

  姑且不论这种说法对与不对,但就“可乐”这一点而言,你就会发现,最近十年的二人转说口,笑点基本上就是几个,演员们的笑话、包袱,基本上千年不变。偶尔有一个、两个创新,也立刻会被其他演员模仿。

  “在咱们二人转业内有一句行话,叫全东北一张口,一张脸。什么意思?就是你今天创出一个段子或者是琢磨出一个包袱,在这个舞台上一演,效果不错,那对不起,用不了一天时间,几乎整个东北地区的演员就都学会了。这种情况也给二人转表演带来了一些不好的影响,那就是没有人愿意扎扎实实搞创作了。你辛辛苦苦弄出来一个东西,一天之间别人就都学会了,那时间长了,谁还搞创作?直接抄袭那多简单?”东北风剧场的创作演员董四毛说。

  和董四毛有同感的还有吉林省著名二人转演员崔大笨,“现在好多段子观众都非常清楚了,你说了开头,他就能说出结尾。这种情况下怎么办?除去想新段子之外,还要求演员要有自己的特点。一个笑话,你用你的形式表达出来,观众就会感觉新鲜、好玩。别人表达,就不一定有你的效果,这就要求你要在细节上多想,把业务做精。不过,这不是长久之计,长久之计还是应该多研究出一些好本子,多一些结合当下、与时俱进的好创作。这需要全行业的人一起努力和改变。”

翟波这些老艺人都曾经在二人转学校任教过

二人转火爆的时候,翟波这些老艺人都曾经在二人转学校任教过

二人转学校

当年的二人转学校新生入学,人丁兴盛

当年的二人转学校新生入学,人丁兴盛

  二人转学校:不要钱现在都招不来学生

  任何一个行业,都要推陈出新,只有不断的有新人涌现,这个行业才能有更长远的发展。二人转火爆的时候,东北的转星犹如雨后春笋。如今,随着赵本山的老去,闫学晶、潘长江、魏三等人的淡出,二人转舞台上的新鲜血液似乎越来越少了。

  “二人转火的时候,大家都看到这个行业能挣钱,能出名,学的人也多。”和平大戏院的演员毛毛回忆道,“2000年的时候,学二人转的学费大概是2000块钱,好多人家的孩子,都会去学。因为学了这个,一年左右就能在地方的小剧场演出,就能给家里挣钱或者是自己养活自己。如果演好了,未来还可以到大剧场演,挣钱就会更多。”

  “我的老师最多的时候一个人带了100个学生,大家都挤在一个屋子里,天天打地铺学二人转。只要是师兄弟们一上街,所有人都会说,这些都是学二人转的孩子。可是现在呢?我们那早就没有学二人转的学校了。就是不要钱招生现在都招不来学生。”谈到二人转学员的培养,一直致力于二人转创作的董四毛也很无奈。

  “你学一门手艺,最终一定会希望靠着这门手艺去养家糊口,二人转也是一样。现在演出市场不好,你学了二人转,最终也不一定能有多大出息。现在无论是农村孩子还是城里的孩子,出路都很多,可学的东西也很多,所以,很多人不愿意学二人转,这也很正常。现在,好多二人转学校,包括和平大戏院自己的二人转学校,都已经停办了。没人学,自然新人就少。”和平大戏院的相关负责人在谈到二人转演员后继乏人的时候,这样说。

  演出市场不好,学的人就少。学的人少,好的演员就更少,演出质量自然就保证不了,这似乎已经成了一个“死循环”。难道这一现状真的就无解了吗?

  “我们没必要这么悲观。二人转毕竟是一门艺术,他更是我们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不可能就这么沉沦下去。你可以看一看相声,前几年,不也有好多人说相声不行了吗?现在怎么样?不是一样再度火爆起来了吗?二人转也一样,只不过未来的二人转再度兴起,需要一个新领军人物的出现,更需要一代甚至几代人的努力。这是全行业的事,需要全行业的人看清我们的形势,去集体做出改变。”

  对于未来的二人转之路,无论是东北风的负责人,还是和平大戏院的当家者,都有着这样的共同态度。

中国吉林网 吉刻APP记者 于洋 栾喜良

关键字:东北二人转;吉林;市场;吉林二人转市场病相报告编辑:李玉磊

看吉林新闻,尽在吉网公众平台